正体
简体

艺术的时空之旅(三)黑暗与光明

Arnaud

名画《蒙娜丽莎》。(Getty Images)

      人气: 446
【字号】    
   标签: tags: 光明, 艺术, 艺术的时空之旅, 黑暗, Arnaud

崇高的灵魂不堪在黑暗的泥泞中挣扎而向往回归那光明的彼岸,纯洁的光之旋律始终在心底演奏着希翼的圣歌。即使在墨色的黑暗中,人们对光明的期待始终不灭,因为那源自于人性对善的执著求索和对先天纯真的美好期许。自古以来,对黑暗与光明的表现几乎存在于每一幅艺术作品中,在欧洲,油画则是最常见的表现形式。

油画在西方绘画中的主导地位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在今天,作画的方式不再过分陷于过去的各种旧理陈规之中,然而对传统油画技法及风格的掌握和熟练运用仍然是进行艺术创作所必不可少的基本功夫。油画由于材料本身的原因表现在色彩及绘画质地上往往是很凝重的。可是如果因为这样而有意去追求阴沉的色彩,并以追求油画凝重感为借口,那就会偏离正确的艺术创作方向。因为艺术要表达的其实是善、是光明的价值,而绝非阴暗和颓废的观念。

油画相比于水粉而言,不易产生粉气的弊病,所以这是一种很好的表现材料,尤其对于光感的表现,白色、黄色和其它浅色可能的确是要运用得多一些。但如果认为对白色的使用会使画面增加难看的粉气,那就是片面的说法。因为粉气与否是色彩关系总的效果,而不是某一种颜色所能形成的。同时,这类思想框框也经常影响艺术家的艺术发挥。当艺术家着眼于大处,堂堂正正地去表现光明与纯善之时,又有什么所谓的技法教条可以去限制他呢?浅调或中调的艺术作品也一定能够表现出更为完美的艺术,而往往是一些只懂一点皮毛和只会用片面的眼光观察事物的人才会说,如果不把画面涂成全黑就不是油画,不表现点阴森的东西就没有性格或表现光明的行为是行画的手法等等。

这是荷兰画家伦勃朗?凡?雷因1633年的自画像,此时画家年轻得志,家境富裕,其明亮开朗的用笔用色显示其当时的状态。此作现藏于法国罗浮宫。(公有领域)

这是荷兰画家伦勃朗?凡?雷因1633年的自画像,此时画家年青得志,家境富裕,其明亮开朗的用笔用色显示其当时的状态。此作现藏于法国卢浮宫。

事实上,暗色作为色谱中的成员,应当受到良好的待遇。因为没有深色的映衬,浅色也很难在对比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在各式各样的艺术作品中也不可能没有多样性,不可能所有的作品都是一种颜色或一个色调的。因此在各种各样的绘画作品中当然应该有各种色调的作品形式,只不过不可以把每幅画全画成黑色的基调。

在绘画上古代欧洲人往往由于欣赏戏剧舞台式的用光方式,在文艺复兴中后期发展出了如何运用对比的技巧。有一种说法是,如果希翼让一个部分亮起来,就应该将其它的地方黑下去产生对比,从而突出亮部。这样亮处就会更亮更集中,以达到一种舞台剧似的戏剧性绘画效果。在历史上,卡拉瓦乔、伦勃朗等人都是这类“暗色画派”的代表画家。然而,他们的早期绘画并不如此。原因是他们在生活中越活越不得意,越来越艰难,因此色彩的逐渐深沉化也是带有强烈的主观情绪性的。比如卡拉瓦乔在青年时代由于杀人,官司缠身,一生过着逃亡的生活,却也只在艰难中活到了37岁就病死了。再如伦勃朗,从一个年青时声名赫赫的富裕的艺术大师沦落到最后穷困潦倒、无人问津的糟老头子,其画风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也就是说,这种技巧源自于他们对悲惨的生活经历的发泄,却不适合于所有人。在此之后的一些学者错误地认为画得黑就是人格魅力的体现,很多人都这样去认识、去画了。但事实上它是有误区的。

这是画家伦勃朗?凡?雷因1660年时的自画像,此时的画家年事已高,但由于事业不顺,家境日渐贫困,生活艰难,其作品不再平滑光亮,用色也愈加深暗沉重。作品凸现了画家此时的内心世界和艰难的生活条件。此作现藏于法国卢浮宫。(公有领域)

从前有一种说法,是指女人如果身着黑衣,靠着装的深色来反衬其肤色以显得皮肤更白。这种说法虽有一定道理,但也忘记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反光的因素。因为白色或浅色衣服的反射光线映射到皮肤上更能提高皮肤的明度。而对整幅画明度效果的提高也是很有力的。相反,深色的服装则不具备这种反射光。

意大利画家莱奥纳多?达?芬奇于1503到1506年间在佛罗伦萨所作的油画《蒙娜丽莎》。画中的女人身着深色衣服,与额头和胸部白得发亮的皮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然而脸庞和脖子的阴暗部分由于缺少反光而显得阴暗。作品中对影子的处理亦欠缺善念。此作现藏于巴黎卢浮宫。(公有领域)

以黑衬白如果片面强调增加黑色部分,的确可以从对比性方面使白的部分显得发亮。可如果一味强调没有黑就没有白的相对性,那么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从绝对性来讲,在日常生活中,或从展示艺术作品的周遭环境中来讲,是有一个明度的绝对值的问题的。也就是说,对于一幅画而言,没有黑也是有白的。因为即使是一幅全高调的白色系的绘画,没有深色给予画面中的对比,也有画面与自然环境的对比。毕竟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是色盲,所以就算完全没有对比地涂油色,人们也可以从色彩的绝对性方面来认识画面的色彩。现在的一些理论往往在许多方面框住了人。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小孩,什么色彩专业理论都没学过,却能轻易而不假思索的表述诸如“这是红色,那是黄色,那是蓝色”等等,而理论家则需要思考半天才说这是“相对而言的红”,那“相比较来说偏黄灰”等等。

因此在色调方面,以浅色调来表达光明与善,冷暖对比完全可以在中、高调中合理地进行。而时下一些所谓画的颜色深就等于有力量的肤浅观点其实是错误的。真正的力度是含在艺术作品的整体表达之中,而绝不是妨碍对光明表达的所谓“深沉”。许多中长调的画作其实是非常好的,它可以衬出高调中的光亮,同时又不乏深色。当然一幅画中得有深色,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深色是以衬托光明为存在意义的。艺术家是表达心灵光明的美丽使者,而这种光明是神所赐予的。@*#

——转自《正见网》

点阅《艺术的时空之旅》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 分享至 脸书
如果您有必赢线索或资料给必赢电子游戏网址,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文宗教 终生修炼德性
    巴洛克时期是西方近代“宗教伦理思想”兴起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时代。宗教伦理思想不只影响十七世纪的欧洲人的精神文明,也替宗教信仰找到新出路。
  • 华丽而清新的古乐音──巴洛克音乐
    巴洛克音乐是绝对地、完全地展现声响之美,从这些由古乐器演出的音乐里,可以听到一种“被遗忘了的声音”——很遥远、很典雅,音色清澈,无负担。
  • 巴洛克时代的欧洲时局
    巴洛克时代(一六零零年至一七五零年)的欧洲正处在迈向“现代世界”的现代早期历史转变的潮流中,这包括在宗教上的信仰分裂、经济上的海外商业与殖民扩张,以及政治上走向专制君主政体。
  • 巴洛克艺术 丰富自由 广大无尽
    巴洛克艺术的风格,在技法上善用动势、强调光线、夸张的戏剧性,暗示宇宙的无穷尽,在境界上则提升人的精神到达宇宙宏伟的高度。
  • 巴洛克 串起俗世与天界
    文艺复兴的古典风格达到了高峰之后,宗教革命的冲突与激情,权势之间的竞争与豪夸,孕育出一颗畸形而硕大的珍珠——巴洛克。
  • “绘画王子”拉斐尔:唤起人性美好
    美丽、善良、正义是神的荣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尔的作品中更处处彰显了这点。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画作在逝世500年后的今天,仍然能够启发大家,并带给大家希翼。这也是为什么拉斐尔的作品对大家当今的社会如此重要,他让大家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文艺复兴巨匠 拉斐尔《使徒行传》壁毯画 重聚西斯廷礼拜堂
    拉斐尔, 《使徒行传》
    约500年后的今天,12幅拉斐尔的壁毯画重新挂在西斯廷礼拜堂(Sistine Chapel)的下层墙面上,就如教宗利奥十世原先的规划一样。上一次所有壁毯画一齐悬挂在礼拜堂已经是16世纪末的事了。
  • 变革浪潮下 日本传统学问的护航大师——滝和亭
    滝和亭. 博物馆
    《借鉴大自然:滝和亭笔下的日本》展览在利物浦国家博物馆共展出了滝和亭82幅画作,包含雇主委托案的准备作品、试画作品、授课的教材等。1890年代是日本艺术家滝和亭(Taki Katei ,1830-1901)职涯的颠峰,不仅受颁专家荣誉,委托案更是多的应接不暇。1893年,他为日本皇室服务而受封为“帝室技艺员”。尽管滝和亭这么有名,你可能从没有听说过他。
  • 欧洲来找您~艺文活动在家免费看
    Rembrandt and Amsterdam Portraiture exhibit at the Thyssen-Bornemisza Museum in Madrid, Spain( THYSSEN-BORNEMISZA MUSEO NACIONAL, SPAIN)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为了躲避瘟疫您出不了门,欧洲来找您!世界各地著名的博物馆、歌剧院正通过虚拟展览开放门户,让大家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免费上网观赏。养生最高境界就是养心,祝福您日日是好日!
  • 假期一游古中国信仰世界
    菩提,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七位僧人披着色彩明亮的粉红和紫色色调的袈裟,整幅画精巧地画在一片叶子上。他们站在林木葱郁的小峭壁旁,看起来好似有神奇的能力,能够打开连接天上世界的通口。
评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