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9墨爾本盃 澳純種馬「信誓旦旦」奪冠

2019年11月5日,澳洲馬「信誓旦旦」(Vow And Declare,右一)贏得了第159屆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冠軍。(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賽馬, 澳洲, 墨爾本盃

【大紀元2019年11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11月5日,澳洲馬「信誓旦旦」(Vow And Declare)擊敗了來自全球各地的23匹賽馬,奪取第159屆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冠軍,贏得了高達440萬澳元的獎金和價值25萬元的獎盃。

這是「信誓旦旦」的馴馬師奧布萊恩(Danny O’Brien)和騎師威廉姆斯(Craig Williams,或譯「韋紀力」)第一次贏得墨爾本盃。

2019年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獲勝賽馬「信誓旦旦」的馴馬師奧布萊恩(Danny O’Brien,右)和騎師威廉姆斯(Craig Williams)。(Mark Evans/Getty Images)

據《太陽先驅報》報導,奧布萊恩在賽前說:「它(『信誓旦旦』)在澳洲出生長大,由澳洲人擁有,騎師和馴馬師都是澳洲人,我想它是這場比賽中唯一一匹純粹的澳洲馬。」

在贏得比賽後,驚喜不已的奧布萊恩說:「這太不可思議了。」「能有一匹足夠好的馬來參加比賽,又有如此棒的騎師,我感到無比的幸運。」

「最後一百米,『信誓旦旦』不肯屈服,將它的頭伸向終點線,最終我們贏得了墨爾本盃。」

2011年,騎師威廉姆斯因為被停賽,錯過了騎著賽馬杜納登(Dunaden)奪冠的機會。

8年後,他成為歷史上第8位贏得澳洲賽馬「四大滿貫」的騎師,這些比賽包括金拖鞋賽(Golden Slipper)、考菲爾德盃(Caulfield Cup)、覺士盾(Cox Plate)和墨爾本盃。

威廉姆斯說,所有的功勞都應該歸功於馴馬師。他說:「我很幸運騎在『信誓旦旦』上。」「我深感榮幸。我們經歷了困難的閘位抽籤,但我們知道自己的實力。」

2019年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獲勝賽馬「信誓旦旦」和騎師威廉姆斯(Craig Williams)。(Mark Evans/Getty Images)
2019年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獲勝賽馬「信誓旦旦」和騎師威廉姆斯(Craig Williams)。(Robert Cianflone/Getty Images)
2019年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獲勝賽馬「信誓旦旦」和騎師威廉姆斯(Craig Williams)。(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本次的比賽十分驚心動魄,前四匹馬的速度十分相近。比賽結束後,發生了戲劇性的事件。

大賽負責人代表奪得第四名的賽馬「帕拉迪索」(Il Paradiso)向亞軍「現實大師」(Master Of Reality)提出抗議,稱「帕拉迪索」在最後100米受到了「現實大師」的干擾。

據信,「現實大師」在靠近終點時突然改變方向,「帕拉迪索」被擠到了「阿倫王子」(Prince Of Arran)後面第四名的位置上。

最終,「現實大師」的排名被降至第四。「阿倫王子」排名第二,「帕拉迪索」排第三。

在本屆比賽中,第二名和第四名的獎金分別為110萬和35萬元,差額高達75萬元。第三名的獎金為55萬元。

墨爾本盃是全球獎金最高的賽馬比賽之一,也是世界上獎金最高的障礙賽和 3200米長距離賽。

2019年11月5日,澳洲馬「信誓旦旦」(Vow And Declare,右一)贏得了第159屆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冠軍。(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2019年11月5日,澳洲馬「信誓旦旦」(Vow And Declare)贏得了第159屆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冠軍。(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2019年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現場。(Jenny Evans/Getty Images)
2019年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現場。(Wayne Taylor/Getty Images)
2019年墨爾本盃(Melbourne Cup)比賽現場。(Wayne Taylor/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李欣然? #

評論